一支为公平正义燃烧的蜡烛

时间: 2021-10-11

  “你说什么?你说什么么?!””几天前前,一名老人给西华县检察院打来电话,询问该院第一检察部主任朱朱金金超超是不是换手机号码了,说又有问题要咨询他。当值班人员告诉他朱金超离世的消息时,老人简直不敢相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  今年9月1日中午,朱金超在主持讨论完4起案件后回到办公室。他他本想靠在椅子上喘口气就下班回家吃妻子做的面条,却再也没有醒过来。一个从检32年的老检察官,就这样与他最心爱的检察事业永别了……

  1989年,朱金超从中南政法学院(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)毕业,同年进入西华县检察院工作。从参加工作至离世,除了计财装备和信息技术部门,他几乎在全部科室转了一个遍儿。检察机关内设机构改革后,他任西华县检察院检委会委员、第一检察部主任。

  后来,同事们在帮助朱金超家人整理其遗物时,才在他家里找到了十几年前他获得过的荣誉:荣立个人三等功两次,被评为西华县“平安建设先进个人”、周口市检察机关“优秀公诉科长”和“河南省政法系统执法先进个人”。朱金超离世后,周口市政府为其追记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个人二等功,西华县委追授其为“优秀员”。

  基层检察院的干警多来自本地,亲戚朋友也都在当地。这为他们了解当地情况提供了便利,但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为说情风的盛行创造了便利条件。在“三个规定”出台以前,办案检察官排除案外的干扰需要付出的努力,甚至比办理案件本身面临的压力更大。为了给同事们创造宽松的办案环境,朱金超说:“你们尽管中规中矩地办案,遇到说情的,只管往我身上推。”

  “那段时间里,朱主任开着自己的车,光带我去案发现场就好多次。”王思齐介绍,为了促成和解,朱金超不光发动当地村“两委”干部做双方的工作,还把能用上的亲戚朋友关系都用上了,最终说服了双方当事人,犯罪嫌疑人赔偿被害方3万元,并自愿认罪认罚,被害方也对犯罪嫌疑人表示了谅解。后该院依法对庞某梅等5人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,双方从此相安无事。

  “我永远忘不了刚到第一检察部工作不久发生的那件事。”王利娜回忆说,当时因为一次案件评查,她被有关部门叫去询问情况,这让她“很不适应”。为此,她决定辞职去做律师。朱金超得知情况后,跟她谈了两个多小时,核心话题就是要牢固树立“监督者更要接受监督”的理念。他从过去讲到现在,又从现在讲到将来,直到看到王利娜露出笑容才罢休。

  “朱主任的身体是生生被累垮的。”王思齐说,她是朱金超的助理,离他最近,最了解他的工作节奏,“他就像一个陀螺,永远没有停下来的时候”。最让她难忘的是,2019年12月,朱金超正在杭州学习,而他手里的一个案件也到了节骨眼上。“那天夜里,他给我打了两个电线点多,我等于一夜都没睡。可想而知,朱主任也是一夜没睡啊。”

  说起朱金超工作的拼命,陈卫敏这样吐槽他:“他儿子第二天就要结婚了,可他跟没事人似的,头天晚上还在办公室跟我们一起讨论案件。我们都劝他等办完喜事再研究也不耽误,他却不紧不慢地说:‘我儿子结婚,我都不慌,你们慌啥?’”陈卫敏正向记者模仿着朱金超的语速和腔调复原当时的情景,却突然哽咽了,停了好久才又接上一句话:“他儿子当时去威海上大学,去报到的时候他忙得连送都没去送,孩子是搭别人的车过去的……”


      友情链接:
  • 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